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阅读新闻

海南农村 这位人称小济公的中医被停业几百患者焦急等待

[日期:2021-11-24] 浏览次数:

  海南省万宁市东澳镇溪圮(pǐ)坡村有一位乡村中医,叫黄海涛。行医十数载,被患者誉为“小济公”。一身了得的医术,却甘愿留守乡村。各地病患慕名而来,难得的是黄医生不忘初心。2016年,因无证他的诊所被叫停一次;2017年,他取得“乡村医生执业证书”、“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2019年,检验人员用不能说的手段,让原本已通过检验的诊所“被”不通过,他的诊所被叫停第2次;2020年3月至今,因各种复杂原因,他的诊所再次被叫停至今。几百病人无法看病,其中不乏癌症患者。这个矛盾如何解决?

  2016年,黄海涛前往郑州,拜访河南中医药大学徐立然教授,在当地实习学医半年。

  2017年6月,经万宁市卫计委特事特办,经过正规考试,黄海涛获得了“乡村医生执业证书”;7月4日,黄海涛又获得了东澳卫生部门送来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自此,他就可以持证行医了。

  第一次被叫停是2016年,因为无证,而那个时候,黄海涛已经行医10多年了。

  2016年8月15日,湖南郴州癌症患者刘岳军在天涯社区发表帖子,和17名患者联名请求,呼吁有关部门支持黄海涛给群众看病。因恶性肿瘤做了右臂截肢手术的刘岳军说,2015年9月他专程来海南,找过黄海涛。后来,还有很多人到卫计委上访,联名请求有关部门给黄医生行医资格,好给大家看病。

  当时万宁市有关部门很重视,专门组织人员上门调研,发现几百人找他看病,并且都很相信他。但要符合看病资格,万宁市卫生计生委主任说有3个条件:一是要中专以上毕业;二是要经过专业的培训;三是还要通过考试合格。但黄海涛并不完全符合。

  经调研后,万宁卫计委党组成员一致认为在符合政策的范围内可以对黄海涛办证问题特事特办,尽快落实。随后,万宁市卫计委委托万宁市卫校,对黄海涛进行了8天规范化培训。

  2017年6月13日,在卫校老师的监考下,黄海涛考试合格。6月22日和7月4日,黄海涛先后获颁“乡村医生执业证书”、“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从此开始合法行医。

  2019年10月,黄医生的卫生室第二次被叫停,这次是因为卫生室年审(检验)没有通过。

  2019年11月8日,海南法制时报刊载了一篇文章《乡村卫生室检验要12万元?》,讲述的就是黄海涛医生的遭遇。

  承担检验职责的该镇某职能部门利用职位之便,常年“吃拿卡要”,掠夺收刮乡村医生。黄海涛医生说,从2017年开始,该院领导L某不仅要求送礼,自己请客还经常通知黄医生去酒店买单。2019年则更为过分,以办理检验为由索要12万元。实际上一开始是要2万,后又变本加厉继续索要10万,黄医生拒绝后,他的卫生室检验审核意见被卫生院领导由“通过”改为“不通过”,其修改痕迹一目了然。除此之外,L某还让管理员把黄海涛踢出了乡村医生交流群。

  问题曝光后,L某否认他的一系列贪*腐行为,并辩解说将黄医生踢出群是因他不积极参与公共卫生,不参与扶贫工作。而检验意见上的“不”字是另外一领导Y某加上的,原因也是黄医生不配合公共卫生工作及扶贫工作,还有不是“全日制学历”。

  L某的贪*腐行为黄医生都留有证据,而海南省卫健委宣传处处长陈建洪表示,对乡村医生,没有“全日制学历”这一条要求。同时,整个海南省能达到这个标准的村卫生室很少。

  没有通过,就不能看病。几百上千名患者无法看病,无法拿药,非常焦急。患者及家属联名写信,打12345市民热线,还到市有关部门反应。如此,才引起卫计委主任的重视,他亲自到黄海涛医生的卫生室来调研,看到几百号患者在路边及院中等待,其中大部分还是外市县和全国各地过来的人。

  卫计委主任深受震撼,他答应所有病患们,以后大家都可以看病,这一次叫停因为卫计委主任的话解除了,黄医生的卫生室又正常开诊了。

  2020年春节至3月,是我国新冠疫*情流行的时间,这个阶段全国人民都在居家隔离,到后来我国成功阻断疫*情,各地复工复产复学都有序进行着。

  黄海涛卫生室一位志工老师告知,随着海南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万宁市各个村庄都撤销卡、其他乡村卫生室都已经正常开诊后,黄医生的卫生室仍然不能开诊。

  2、部分村民私自设卡不让患者或家属到村里找黄医生看病,不让黄医生在村里开卫生室;

  这三个原因,是有些错综复杂的。好在可能由于各方压力,黄医生的卫生室年审已经在2020年6月底获得通过。

  目前这里面最主要的矛盾在村委和部分村民与来就诊患者之间的矛盾。在往年就已经有矛盾,因为来找黄医生看病的患者很多,进村的车就多,村道窄小,病患多了会堵车,堵车了就产生矛盾;部分村民还会要求来看病的人给停车费,不给停车费,也引发矛盾;还有的村民会充当黄牛卖号,漫天喊价。

  对此,黄医生及卫生室工作人员都会劝解并制止乱收费及黄牛卖号行为,这也都引起部分村民不满。

  申诉、打电话到政府部门、到有关部门反应,他们只能这么做以求他们的问题能够得到解决,但目前,仍然未果。